指导:中共黔南州委党史学习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 承办:黔南日报社 ▪ 云黔南网
 

一位小红军

在荔波县茂兰中学侧面的山上,有一座红军墓,安埋着人们最喜爱的一位小红军。每年清明节,山乡的人们带着花环,香烛、供品,纷纷来到小红军墓前祭奠、铲草、培土,缅怀红军英烈的丰功伟绩,寄托对红军英烈的哀念。

红军小战士生前大约有十六七岁,秉性天真活泼,对贫苦人满腔热情,平时经常跟随在张云逸军长的身边。在红七军战士们中间,要数他年纪最轻,个子最小,所以,同志们都叫他小红军,寨子上的人们也跟着这样喊他,连他的名字也忘记了。

1930年4月间,红七军由板寨会师返回到茂兰,张军长派小红军跟住在洞英寨卢海臣家的宣传队到各个布依山寨去写标语。小红军家里很穷,他七岁就开始帮地主放牛,从没进过学堂,原来斗大的字不认识两个。参加红军后,才学了一点文化,会写简单的书信和便条,但他写的字就象鸡爪豆腐,不是满场飞,就是一饼巴。宣传队的同志们看他的字写不好,分他留下煮饭。一天,他见同志们从早写到晚,累得饭都吃不下,便向郑队长说:“同志们每天到各寨写标语,十分辛苦,我一个人煮十几个人的饭,还剩下一些时间,你分几条标语给我写吧!”

郑队长说:“你年纪小,每天煮十几个人的饭也够累了,要是有空,你就给老乡们宣传革命道理和红军纪律。”

小红军说:“革命道理和红军纪律要宣传,标语也要写,只要你分配我写标语,我会一笔一笔写好的。”

郑队长说:“那好嘛,你就在洞英寨上写吧!”

从此,小红军每天煮好饭后,就拌了一盆石灰水,用糯米草捆成一个刷把,抬着板凳、楼梯,在人家屋墙和禾仓板上写标语。等同志们回来吃了饭、他洗完锅瓢碗盏,又抓紧时间去写。忙了两天,才在墙上写完“拥护共产党!”“打倒土豪劣绅,把土地分给农民!”两条大标语。赶后,又忙了一天,在禾仓板上写完一幅“红军胜利,没收外洋资本!”的大标语。郑队长一看,标语字虽然写得不太流利,但笔法工整、字迹清楚显眼,很是满意,当着同志们的面表扬了他,称赞他写字进步快。这时,小红军倒有点害羞,脸红了起来,忙说:“郑队长,你先别夸奖我,我还写得不好,等以后写得跟同志们的字一样好时,你再表扬也不迟嘛。”

小红军在张军长和郑队长的教育下,非常注意遵守红军纪律。他平时和布依人相处得很好,从来不要布依穷人一针一线。他借了哪家的一个盆、一个碗,用完马上洗得干干净净还人家,坏了就照价赔偿,还主动向人家检讨。有一次,布依穷人欧树阳从山里挑鲜竹笋来卖,喊一毫一把,小红军要了十把鲜竹笋,立马开给欧树阳一块银毫。欧树阳回到寨子逢人便说:“红军真好,总不给穷人吃亏,我卖笋子,一把要一毫就给一毫。”后来张军长知道了这件事,十分高兴,夸奖小红军做得对。张军长对小红军说:“你别看一把笋子,一毫银钱,它连着红军和劳苦大众的两颗心啊!”小红军懂得张军长这句话的份量,以后,更是时时事事严格执行红军纪律。

小红军住在卢海臣家木屋楼上,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先把水缸挑满水,接着又把屋前屋后、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卢海臣一家过意不去,多次要小红军不要搞了。卢海臣夫妻抢着先起床,但不论哪天早晨,小红军比他们起得更早,已把水缸挑满水,地也扫干净了。卢海臣夫妻俩无法,激动地说:“我们真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象你这样好的兵,这样爱护穷人的军队,你们红军要是永远不走就好啦!”

一天早晨,红七军奉命东进,攻打古州(今榕江)城。小红军忙着煮饭给宣传队的同志们吃,不小心把卢海臣家的一口炒菜锅摔坏了,这时卢海臣一家人都上坡种苞谷去了。他掏出银钱准备赔偿主人家,但一直等到部队快出发了,卢海臣家还没有一个人回来,心里十分着急。太阳升到一竹竿高,进军号“的的哒哒”地吹响了,同志们催他快集合出发,他不知怎么办才好。最后他想,损坏老百姓的东西,一定要照价赔偿,要向主人说清情况。于是他向宣传队的同志们说:“卢海臣家也快回来抬第二道粪了,你们先走一步,等赔偿卢海臣家的锅钱,我就跑来追你们。”部队沿着寨边山路走了,小红军坐在背包上急着等卢海臣。卢海臣回来后,小红军把赔偿炒菜锅的钱递给卢海臣,正要解释情况,卢海臣急得双脚跳起来:“你为什么不跟部队一起走,这可误了大事啦!一口炒菜锅值得好多钱?你看得这样重,我不要钱,你快点去追部队吧!”小红军说:“这是红军纪律,一定要遵守。”他把钱放在灶头上,背起背包扛起枪,向卢海臣笑着说:“再见!我们还要回来的。”说完放开脚快步向北边走了。

部队已经走远了,小红军追呀追呀,加快步子赶到洞英和比鸠交界的一处洼地,突然撞着恶霸地主卢朝炳两兄弟,他俩带领一群黑打手从山后松树林中钻出来。仇人相见,格外眼红,卢朝炳大吼一声:“抓住他!”小红军纵身跳到一棵岩石背后,掲开一颗手榴弹盖,拉燃引线,甩向敌群,顿时“轰”地一声,炸死四个黑打手。卢朝炳兄弟俩吓得脸青眼黑,赶忙躲进树林里。惊魂刚定,他们一边用手枪向小红军射击,一边喊黑打手们从四面向小红军围上来。小红军倚着岩石,用步枪、手榴弹回击敌人。坚持打了半个多小时,小红军的子弹打光了,手榴弹也甩完了。黑打手冲上来,小红军拣起一坨石头,正要砸向敌人,卢朝炳一枪射中小红军的胸部,七、八个黑打手冲到岩石背后,扭住小红军的双手。卢朝炳走出松林,叫黑打手们把小红军捆起来。小红军临死不屈,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红军万岁!打倒土豪劣绅!”卢朝炳露出鬼一样凶恶的面容,朝小红军身上连开两枪。小红军顽强地站立了好久,怒视着敌人,最后倒在血泊里。

当天下午,洞英寨和比鸠寨的布依穷人知道小红军被恶霸地主卢朝炳兄弟俩杀害后,心里万分悲痛,一个个气得肺都要炸了。卢海臣带着寨上的布依穷人,不顾反动政府和卢朝炳兄弟俩报复、杀头的危险,一齐赶到荒山洼地,把小红军的遗体抬到洞英山上安埋了。解放后,布依人们把小红军的遗骨移到茂兰中学侧面的一座秀丽的松柏山上安葬,让子孙后代永远祭祀。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投稿邮箱:qnrb999@163.com 投诉电话:0854-8199051 地址:贵州省都匀市剑江南路9号黔南日报社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4-8199051 举报邮箱:75835975@qq.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2120170011号 贵公网安备52270102000185号 黔ICP备16001085号

指导:中共黔南州委党史学习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 承办:黔南日报社 ▪ 云黔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