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中共黔南州委党史学习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 承办:黔南日报社 ▪ 云黔南网
 

【党史中的黔南】血战东门

1949年11月20日,长顺县和平解放。

1950年3月18日,原威远镇长支渐初,勾结国民党特务毛云之,纠集土匪百余人,首先在威远暴乱。他们将人民政府派往威远工作的3个干部杀害。随后,又在威远下坝干河一带伏击到地委开会的县委宣传部长王希光、公安局长冯育民、财政科长秦金盈等6人。当天,摆所的地主张继华派人送信来,告知“土匪要攻县城,请作准备”。县长王升三接到消息后,一方面,立即派人通知下到各区征粮的干部火速回县城。另一方面,立即召开紧急会议研究防范措施。

3月19日,上午九点过钟,匪首支渐初、毛云之、邹定邦等率匪近2000人,土匪人人枪上都挂着红布条,将县城团团围住,一些不明真相或受到反动派蛊惑的老百姓,也扛上扁担、木棍、背上镰刀、柴刀等加入土匪的队伍。战斗刚打响,由于土匪人数众多,很快就攻进了县城,包围了县政府。除县长王升三率少数干部突围向广顺撤退以外,其余的干部战士与队伍脱节未能突围出去,他们各自为战,与土匪在大街小巷展开激烈的战斗。约半小时后,他们向东门突围,由于敌众我寡,未能突围成功,于是被迫撤进了东门碉堡,继续战斗。

东门碉堡位于羊城屯脚下的城墙上。碉堡下面就是东门城门洞,碉堡为正方形,高约5米,面积约16平方米,墙身厚0.8米,全是料石砌就,每面墙上留有两个瞭望孔,青瓦盖面,确实比较坚固,可以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城墙内外都是鳞次栉比的民房,距城墙约30米的西面,是国民党县党部。一道高约两米的围墙将县党部围住,土匪就躲藏在民房里和县党部的围墙内向碉堡疯狂射击。解放军从瞭望孔射出的子弹只能对百来米以外的土匪造成威胁,而碉堡唯一的石拱门又无任何遮挡,土匪用密集的子弹将这唯一的进出口封锁,坚守碉堡的解放军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

解放军的20多名干部战士退守碉堡后,有近2000名土匪将碉堡围得水泄不通,密集的子弹将碉堡屋顶打得瓦片横飞,墙上冒起一朵朵的尘烟。面对如此险恶的环境和穷凶极恶的敌人,战士们个个临危不惧,只是缺少一个统一指挥。在这关键的时刻,年纪较大的民政科长阎化启挺身而出:“同志们,现在最要紧的是,我们必须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坚守碉堡,等待二支队的营救,只要二支队打过来,我们就有200多条枪,来它个里应外合,这群乌合之众就会不堪一击。万一二支队……但只要坚持到晚上,靠我们自己的力量也能冲出重围……我们活要活在一起,死也要死在一起,绝不能丢下任何一个同志,特别是三位女战士,我们这些男子汉更有责任保护她们!请大家服从我的领导,听我的指挥,共产党员每人负责一个瞭望孔,瞄准敢于露面的土匪狠狠地打!”“在这里只有战士,没有性别,我们完全能够自卫!”孙峨娇、姜梅瑞等三位女同志异口同声地说,操起步枪进入战斗岗位。

不一会,房盖上传来了噼哩啪啦的响声,原来土匪躲在枪弹打不着的死角,用长梯从城外爬上了城垛,将碗口般大小的石块像暴风雨般地砸到房盖上,打得瓦片横飞,椽皮被砸断,房顶上露出一个个脸盆大的窟窿。种获区区长孙全礼沿墙壁爬上房项,头刚伸出屋面就迎来了一阵密集的枪弹,他只得缩回头,无目标地朝外扔了几颗手榴弹,吓得已经爬上城墙的土匪连滚带爬地退了回去。就在孙全礼沿墙壁滑下来的那一瞬间,一颗手榴弹从房顶上的窟窿掉了下来,“轰”的一声巨响,顿时有几位干部倒在了血泊中……

县大队排长杨敬宣满腔怒火,端着机枪冲到门口,刚扫完一梭子弹就中弹倒地了。交通股长麻宝玉拖过杨排长,只见他胸部一片鲜红,怒目圆睁,两个瞳孔发出仇恨的火焰,双手仍紧紧地握着机枪,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麻宝玉掰开杨排长的双手,拿起机枪,装上弹夹,以闪电般的速度冲出大门,向龟缩在县党部的土匪横扫一梭子又迅速退了回来。受伤的干部有的挣扎着填装子弹,有的在互相包扎伤口。当麻宝玉第三次冲出大门向凶残的土匪倾泄复仇的子弹时,不幸中弹光荣牺牲。孙全礼从地上拾起沾满鲜血的机枪,以与麻宝玉同样的动作,向凶残的敌人扫去,打得土匪只能缩在屋子里嗷嗷乱叫,胡乱地打着枪。当孙全礼再次冲出大门向敌人扫射时,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他的左胸。就在孙全礼中弹倒地的同时,敌人扔进碉堡的又一颗手榴弹轰炸了,他的战友和妻子孙峨娇也在爆炸声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还有她那躁动于母子腹中的即将呱呱坠地的胎儿!

在杨排长、麻宝玉、孙全礼、孙蛾娇等相继牺牲以后,从屋顶扔进来的手榴弹又夺去了几位同志的生命。碉堡里硝烟弥漫,血肉横飞,惨绝人寰!幸存者越来越少,而且都不同程度地负了伤。他们虽然很痛苦,但无人呻吟。他们咬紧牙关,在硝烟中摸索着、挣扎着。忍着剧痛又投入到殊死的战斗中。机枪手祝连选同志最后也牺牲了。就这样,他们以视死如归的精神,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以共产党人的胆略,与数百倍于我的敌人激战,从上午十一点坚持到下午四点过钟,直至弹尽粮绝。

长寨区区长程九如宁可粉身碎骨也不甘可能被俘的屈辱,腋下夹着两颗手榴弹跑出碉堡,向蜂拥而来的敌群中飞奔,当他冲进敌群时,毅然拉响了导火线……

当匪徒们胆怯地摸进碉堡时,阎化启,这场血战的领导者忍着剧痛从地上挣扎起来,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一匪徒的脖子紧紧扼住,右手握着勃朗宁手枪狠狠地顶住匪徒的脑袋,咬紧牙关扣动了扳机,可惜枪没有响,当他扔掉手枪准备掐死匪徒时,摸进碉堡的七八个土匪回过神来,同时连续向他开了枪……

在“3.19”土匪暴动中,为保卫新生的革命政权而光荣牺牲的干部战士计20人。如今,他们同在威远遭遇土匪伏击的王希光等,静静地躺在长顺县烈士陵园。长顺人民不会忘记,将永远缅怀为解放长顺而牺牲的革命英烈。(长顺县档案史志局供稿)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投稿邮箱:qnrb999@163.com 投诉电话:0854-8199051 地址:贵州省都匀市剑江南路9号黔南日报社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4-8199051 举报邮箱:75835975@qq.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2120170011号 贵公网安备52270102000185号 黔ICP备16001085号

指导:中共黔南州委党史学习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 承办:黔南日报社 ▪ 云黔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