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中共黔南州委党史学习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 承办:黔南日报社 ▪ 云黔南网
 

【党史中的黔南】打抗剿匪遭遇战

1950年6月7日晚,一五三团一营一连在乡下剿匪回到独山县城,吃完了饭,已经是夜深人静。各排长把一天行军打仗的主要情况向指导员汇报后,指导员说:“剿匪时,看哪个班哪个人爬山快,捉匪多。今晚睡觉呢,也要看哪个班、哪个睡得快,睡得饱。”排长们二话没说,报告了指导员后,笑盈盈的就回到本排抢着睡觉去了。排长们走后,指导员正在整铺准备睡觉,这时营部通讯员小方快步来到一连,进门向指导员报告。他说:“营长、教导员去团部开会,走时叫我通知你,有任务一连准备出发。”指导员说:“好!”小方走后不久,连长到班、排查铺回到连部,对指导员说:“这几天把战士们累坏了,有的班铺盖未整,有的战士背包没解就睡了。”指导员说:“我们的战士不但在今晚睡觉预见性比我们高,就是在某些问题上都是善于总结经验、吸取教训的。”连长问指导员有任务吗?指导员说:“营部通讯员小方刚才通知我们,说营长、教导员到团部开会接受任务去了,叫我们连夜准备出发。”连长说:“最好睡两个小时再走。”指导员说:“看样子能睡一个小时就不错了 。”连长没有回话倒在指导员的铺上就睡着了。指导员自己吸了两支烟,喝了两口酒,把一天行军打仗的主要情况归纳了一下,趴在桌子上睡了不久,电话铃就响了。指导员拿起听简一问话,营长刘庆斌就知道是张指导员。营长给张指导员说:“你和李连长来营部开个会,给你们交待一下任务就出发。”连长、指导员到了营部。营长说:“我和指导员到了团部,张团长说荔波游击队和一些区乡干部,被土匪围在周覃几天了,叫我们带一连和独山县大队(不足100 人)立马出发前去解围……”杨教导员接着说:“一连这几天太疲劳了,你们回去好好的给同志们讲讲。从独山到周覃大约一百三四十华里,路上速度快一些 ,及早把地方同志接回独山县城来……”连长、指导员都说:“好, 一定完成任务!”

连长、指导员回到连队把部队集合起来,指导员作了传达动员,部队就出发了。8日早上到了基场,天就亮了。吃完了早饭,已9点钟了,部队顺山沟走小路,二排走前,一排走中 ,三排走后,独山县大队走在最后。二排长胡立南带尖兵组,班长范文杰、战士薛加生、林来走前,李连长走在二排尖兵班后边,刘营长和他的通讯员走在二排后一排前,张指导员走在一排后三排前,直奔周覃方向前进,到离恒丰二、三华里地打坑山口时已经是下午两点过钟了。我往前一看,阴森狭小的深沟,路像一条长蛇弯夸曲曲伸向前方,一座丛毛小树山挡住去路,右边山陡又高,左边是半坡高山,山上有三、四个人忽而站起,忽而坐下,看样子他们不像搞生产的农民。指导员叫通讯员小贺跑到连长面前,左山连响3枪,紧接着左山、右山、前山枪声齐响,部队在狭山深沟、很难向外发展,火力不易展开,一时被动挨打。土匪居高临下,站在有利地形,火力射击很猛,枪弹密集像一阵暴风从左、右前方打来,土匪气焰十分器张,几百名土匪齐声高叫,喊声四起:“你们被包围了,逃不脱了,缴枪不杀,顽抗死路一条……”指导员鉴于此种情况,一面命令三排长聂占新带领九班和一挺机枪跑步占领后山高峰,一面自己跑步靠近营长接受命令,还没有跑到营长跟前,通讯员小贺就向指导员报告,连长被右边半山土匪枪弹打中腰部,失去指挥能力,卫生员正给他包扎,营长头部负伤,他的通讯员左脚被土匪枪弹打穿。

这时,全体干部、战士个个精神抖擞,要求冲杀土匪的心情十分迫切,指导员在营长的指挥下,命令一排从左、右两侧面向前冲,自己随二排四、六班向正前方丛毛树山发起冲锋,9挺机枪一起开火,边打边往前冲, 刹时打没了上匪的喊叫声。二排长胡立南带尖兵组冲在最前头,在离土匪机枪二、三十米时,被前方土匪机枪打中左肩,伤情十分严重,薛加生右肩负伤,林来左脚负伤,不能继续战斗,只有班长范文杰一人,手握冲锋枪,边打边喊:“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缴枪不杀,优待俘虏。”一边继续往前冲杀,在离土匪机枪十多米远时,不顾自己安危,紧跑几步,右手抓住土匪正在射击的机枪简,用劲夺过来甩在身后,又打了几枪,土匪看到解放军从正面、侧面冲上山来,有的拼命逃跑,有的还在顽固抵抗,士匪中队长覃治华等人,就是在和我方拼杀中被活捉到的。一排、二排很快攻占了前方丛毛树山,土匪在遭到猛烈的冲杀后,狼狈逃窜到右前方高山上,用冷枪还击。部队经清点,连长李生全,一排长胡立甫负重伤,战士薛加生、林来还有营长和他们的通讯员负轻伤。五班长范文杰背上的小雨伞被土匪机枪打烂,右脚膝盖上中弹负伤。活捉土匪中队长覃治华等31人,缴获土匪轻机枪1挺,冲锋枪1支,步枪20支,打死土匪1人,打伤土匪2人。到了天黑,指导员组织担架,抬伤员准备到周覃,营长组织一连和独山县大队五个班,6挺机枪把高山土匪打跑。担架都是土匪抬着,胡排长的伤情最严重,加之土匪顽固,想跑又难逃,不抬又不行,天黑路窄走田埂,从打坑到周覃不足20公里的路上,把伤员摔倒稻田地里,有的五、六次,有的十多次,把胡排长摔得更惨,伤口里灌满了泥水,把他抬到周覃小学球场,担架刚放到地上,胡排长叫指导员到他的面前,指导员抓住胡排长的手安慰他,胡排长用微弱的声音说:“指导员,这次任务……我不行了……”这一不幸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连,同志们都为28岁的胡排长伤情严重难过悲伤,为他打仗勇敢、伤情严重不吭不叫的顽强精神所感动,有的还流下了眼泪。

第二天清晨,部队吃完早饭,营长带着一连、独山县大队、荔波游击队和区乡干部,走到廷牌时,又是百余名土匪在几个山上迎头射击。把土匪打跑后,到了基场已经是下午4点过钟了。

第二天团里派了两名股长,带领30多个同志抬着担架骑着10多匹马,赶到离基场10多里的上道,把伤员和病号接到独山县城。团里表扬一连对打坑遭遇战打的好,独山军分区党委决定给班长范文杰立一等甲级功一次。同志们都说打坑遭遇战的胜利,属于营长指挥有方,荣誉属于牺牲和负伤的同志们!(三都水族自治县委党史研究室供稿)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投稿邮箱:qnrb999@163.com 投诉电话:0854-8199051 地址:贵州省都匀市剑江南路9号黔南日报社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4-8199051 举报邮箱:75835975@qq.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2120170011号 贵公网安备52270102000185号 黔ICP备16001085号

指导:中共黔南州委党史学习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 承办:黔南日报社 ▪ 云黔南网